第239章山涯惊魂

小说:师傅不要啊全文阅读 作者:未知

    宇文叔叔如此这般说罢以後,我心中颇为踌躇,偏头看了看青岩,他却面色豁然,说道,“宇文长老好计谋,左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宇文叔叔淡淡回答道,“只是辛苦左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青岩连忙说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心中担心青岩,又想到宇文的事情,忙道,“宇文叔叔,快些派人去找宇文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叔叔点了点头说,“我会派一些人暗地查找,宇文的事情现在只有我们三个知道,千万莫要走漏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宇文叔叔可是怀疑其他长老?”想到他刚刚说的计谋,难道说知道内部的人会泄密?

    “我只是怀疑那人混在我们身边,能打探到我们的情况,所以才用这障眼法。但愿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沈默了一会儿,就听到敲门声,“启禀师父,陆大夫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去议事厅。”宇文叔叔朝我点了点头,便打开了大门,三个人回到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到了那就见到坐在右首的陆神医,他起身向我躬了一躬,我连忙说道,“神医休要客气,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大人,各位,经老夫的诊断,摇光长老死因的确是一箭穿心,但却也不全是死於剑伤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什麽意思?”……

    几位长老面面相觑,一屋子人不约而同的又将视线转回到陆神医身上,他说,“摇光长老先是中了毒,迷了心智,而後被贼人一剑穿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宇文叔叔面色凝重,“那陆神医知道是何毒否?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是迷惑心神的,但是之前并未见过,我研究了一个晚上也没有什麽眉目,只推测出来那毒药中的几味药材不是我们桃源所有──”在场人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外面的药材,说明这个人至少跟谷外人有所联系。

    “左大夫,陆某有个不情之请。”陆神医眼神扫过我和青岩,落在了青岩身上。

    “请说!”

    “听闻神医左家精通医毒,左公子又浸银江湖多年,我想请他跟我一同去看一看尸体,分析一下那毒药的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左某义不容辞。”青岩朗声答道。

    宇文叔叔点了点,说道,“那就劳烦左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神医是个急脾气,得到我们三人的首肯以後就带著青岩匆匆离去,他们走後整个祠堂一时间无话。

    宇文叔叔叫来守在门外秦啸坤轻声吩咐几句,他面色凝重的点头以後匆匆离去。宇文叔叔环顾了四周众人,说道,“用了毒药迷惑才杀死摇光长老,说明那贼人的武功不一定高明,这样一来怀疑的对象不止是武功高强者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也暗暗的点了点头,如果单是武功杀死,可以怀疑的对象不多,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潜入到桃源度的高手,可如果是用毒的话,怀疑的目标多了去了。可以说,整个桃源度提的动剑又有那毒药的人都可以杀死摇光长老。等等,还有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我记得宇文说过,摇光长老死前没有任何挣扎,那麽是不是可以说,他认识下毒的人?”看到宇文叔叔赞许的点了点头,我继续说,“现在有两种可能,第一是那人是轻功高手,能够在不惊动长老的情况下施毒;第二种就是他认识摇光长老,摇光长老对他没有戒心,所以才能下毒,在长老中毒後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几位长老面面相觑,一屋子人不约而同的又将视线转回到陆神医身上,他说,“摇光长老先是中了毒,迷了心智,而後被贼人一剑穿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宇文叔叔面色凝重,“那陆神医知道是何毒否?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是迷惑心神的,但是之前并未见过,我研究了一个晚上也没有什麽眉目,只推测出来那毒药中的几味药材不是我们桃源所有──”在场人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外面的药材,说明这个人至少跟谷外人有所联系。

    “左大夫,陆某有个不情之请。”陆神医眼神扫过我和青岩,落在了青岩身上。

    “请说!”

    “听闻神医左家精通医毒,左公子又浸银江湖多年,我想请他跟我一同去看一看尸体,分析一下那毒药的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左某义不容辞。”青岩朗声答道。

    宇文叔叔点了点,说道,“那就劳烦左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神医是个急脾气,得到我们三人的首肯以後就带著青岩匆匆离去,他们走後整个祠堂一时间无话。

    宇文叔叔叫来守在门外秦啸坤轻声吩咐几句,他面色凝重的点头以後匆匆离去。宇文叔叔环顾了四周众人,说道,“用了毒药迷惑才杀死摇光长老,说明那贼人的武功不一定高明,这样一来怀疑的对象不止是武功高强者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也暗暗的点了点头,如果单是武功杀死,可以怀疑的对象不多,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潜入到桃源度的高手,可如果是用毒的话,怀疑的目标多了去了。可以说,整个桃源度提的动剑又有那毒药的人都可以杀死摇光长老。等等,还有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我记得宇文说过,摇光长老死前没有任何挣扎,那麽是不是可以说,他认识下毒的人?”看到宇文叔叔赞许的点了点头,我继续说,“现在有两种可能,第一是那人是轻功高手,能够在不惊动长老的情况下施毒;第二种就是他认识摇光长老,摇光长老对他没有戒心,所以才能下毒,在长老中毒後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圣女言之有理。”莫长老说道,其他长老纷纷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那北斗七星缺一的图,究竟暗示什麽?”开阳长老的问题让大家再一次陷入了沈思。

    毒药、一剑穿心、七星缺一、宇文血衣……一日间发生的事情太多,让人措手不急。

    “敌在暗,我们在明,这样下去十分被动啊。”宇文叔叔说。

    大家不断的讨论著这几件事之间的联系,又不断猜测背後主使的真实目地,可是这几件事情太过扑朔迷离,如同雾里花水中月,众人也只是猜测并无依据。

    “陆大夫、左大夫到。”过了约莫一个时辰,门外有人通传,陆神医和青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我看向青岩,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查出是什麽药,但应该是迷香的一种。”青岩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麽办?”刚刚升起的希望又落了下去,却听陆神医说,“虽不知道这毒药的名字,但左大夫已经列出了毒药的配方,解药应该可以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众人纷纷看向青岩,不知道什麽毒药,有解药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,”青岩面色凝重的看著说道,“自古以来毒药解药相生相克,都说一味毒草七步内必有相克的药草,是以想要凑齐解药并不困难,只是必须要到谷外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谷?”我看著青岩。

    “对,路程不远,出谷以後轻功走过去要五六个时辰,快马加鞭只要四个时辰,那边的笔架山上生产牛舌兰、义草和三叶菊是解药。”青岩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没有存药吗?”宇文叔叔问陆神医。

    “库房里原本有牛舌兰和三叶菊这两位药材,去找的时候竟全不见了。”陆神医一副肉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**,贼人早有预谋,实在可恶!”嫉恶如仇的玉衡长老拍了桌子,忍不住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出去采些药草回来。”青岩说。

    “让其他人去不行吗?”宇文叔叔看了看我,似乎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“义草这味药草并不在本草纲目之内,惭愧啊,我做了几十年医生也没有见过。恐怕只有左公子出山了。”陆神医郁郁说道。

    青岩向各位长老抱拳,说,“三种药草都在一处,应该不难找。我会快去快回,这次贼人有备而来,对象有可能是在座诸位,请大家小心。”。

    宇文长老起身走到他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,“这次要麻烦左公子了,如果贼人预测到我们会做解药,也肯定会猜测有人出去采药,你也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去之前还得劳烦陆神医一趟,”青岩说道,“宇文贤弟受了点轻伤,还在平顶涯修养,请陆神医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陆神医愣了一下,看了看宇文叔叔,得到肯

    定的答复以後说道,“那赶紧去吧,别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您去!”我连忙走到陆神医身边。

    青岩也上前一步,对众位长老抱拳说道,“在下还有些话想跟灵犀胶代,大概半个时辰後出谷,还请宇文长老派一位弟子将在下送出山。”宇文叔叔当下便安排不提。

    出了议事厅以後,陆神医赶回医馆去拿药箱,青岩则拉著我缓缓的向前走著。到了桃源度与平顶山胶界的小溪处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我看得出他脸色一直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犀儿,你可相信我?”青岩停下脚步,定定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相信你的。”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犀儿,那药我认识,是我自己研制著迷心散。”

    “什麽?你研制的?”我诧异的看著他,有些迷惑了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,有几年我沈迷於研毒,配出了不少方子,这个方子是其中比较麻烦的,这贼人不知道怎麽弄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麻烦?”

    “这药不会伤人,但是药粉顺风吹过就能让人四肢麻木,如同被隔空点x,并且无法言语双目微盲,起码要一个时辰才能解开。”

    青岩你就不能研究点有用的药材吗?我扶额,“那解药呢?你要采的三味药能解毒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三味药,是两味。”

    “两味?”

    “对。世上本无义草这种东西,我骗陆大夫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有些不解,“为何要骗他?”

    “世上**有千万种,那人唯独带了我制的毒来了这里,用药不声不响的杀死桃源七长老之一又留下线索,我怀疑他的目标在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嫁祸你?!!”我诧异的看著青岩,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嫁祸我,或者比我离开。我怕我不离开,他就会继续杀人,希望我走以後他能够有所收敛,甚至跟著我一起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青岩,我觉得没那麽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可是除此之外并无它法了,犀儿,我们太过被动。”青岩拉住我的手,说道,“你知道你师父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去巡山,检查做好的防护,要三四天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你。”青岩说道,“我怕他跟著我离开,所以不能带你一起出去;我又担心他意不在我,这样我离开以後你就会有危险。”他顿了顿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瓷瓶,说道,“这里有三颗活血去毒的药,是我前些日子空闲的时候炼制的,虽不是什麽圣药,但起码能解掉一些小毒,你每五个时辰吃一颗以防万一,我回来前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瓶子点了点头,陆神医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青岩拍了拍我的头说,“我很快回来,你要小心。现在敌在暗我们在明,防不胜防──”青岩想到什麽似的忽然提高声音,“灵犀,你师父精通奇门遁甲,你学到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约摸五成。”在帝都的时候吃过奇门遁甲的亏,这次见到温涯师父以後见到他用阵法帮助桃源,我也决心想像他一样做个有用的人,所以缠著他又练习了不少。师父看我突然好学欢欣不已,自是倾力相授,为了让我练习,隔三差五以白泽脖子上的木桶机关藏礼物,在他的住处四周排阵法,饶是有之前多年的基础和最近的不懈练习,时间还是太过短暂,我只学到了五成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的奇门遁甲之术炉火纯青,可遁万千兵马於无形,你学到五成已经够了,至少能够遁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让我弄一个阵将自己保护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对。我走以後,你用温涯教你的奇门遁甲在平顶涯上房子四周布阵,万不得已不要出来。宇文长老这边我会跟他说明,我不在的话,他说的那个假消息引贼人上山的法子使不得。山上的东西一应俱全,足够你等两天,应该可以等到你师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快去快回,千万要平平安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己的药我还能怕不成?倒是你,千万要快些布阵。”

    “小两口还在说体己话呢?”陆大夫气喘吁吁的走到我们这边。青岩拉著我说道,“是啊,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青岩──”我不好意思的瞟了瞟陆大夫,说道,“你快去快回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岩与陆神医寒暄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,我跟陆神医说了宇文奕失踪的情况和宇文叔叔的计谋:我们当众宣布宇文奕遇袭受伤,将消息传到贼人耳朵里。如果宇文是被他打伤,他肯定要去上面一探究竟,那样就会被潜伏在附近的弟兄们抓住,如果不是他伤宇文,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他的视线,让他迷惑是否有另外一股力量参与进来,这样以来我们就不是完全被动。

    顿了顿我又说,“青岩让我尝试师父的奇门遁甲之术,我在平顶涯周边布上阵法,如果能以消息将贼人引上去,就让他迷在阵里。”青岩,对不起,我不能只顾著保护自己。我是这里的守护圣女,如果能以自己将那贼人困住,那麽我才真正的算是他们的守护者,而不只是一个被大家保护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真是宇文昭说的,他要以你引贼人?”陆神医吹胡子瞪眼,似乎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“不是,当初说让青岩留在山上,可是他不是要出去吗?我又会奇门遁甲,应该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你一个小丫头怎麽对付悍匪?”

    “陆神医,我这有青岩给的解毒圣药,还有师父胶的奇门遁甲,要是这些都保不住自己,那麽别人同样保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神医面色郁郁的看了看我,终是点了点头。“时间紧急,你说的奇门遁甲是要搬石头移树什麽的吗?我找两个力气大的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陆神医,您最好了!”我狗腿的凑过去,陆神医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说道,“做戏做全,我先跟你上去走一遭,一会儿下山叫人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神医在山顶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,我目送他离开就开始在平顶涯四周沿路查看,一面在心中思索如何布阵。

    陆神医在山顶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,我目送他离开就开始在平顶涯四周沿路查看,一面在心中思索如何布阵。

    平顶涯方圆不到一里,除了小院内的三座房子之外就是一片我种的菜地,往下就是逐渐陡峭的山体,北面通往竹林,西面通往桃源渡,东面和南面都是山林石头。走了一圈整个山行映入脑海,脑中灵光乍现,来不及等帮忙的人,我一个人移动小块的石头和枝叶排布起来。有的人会觉得奇门遁甲之术是大兴土木之事,可是在真正的高手手中,哪怕是一片不起眼的树叶,一快巴掌大的石头都能够做成阵法。师父自创的一些阵法都很简单,我稍稍结合四周境况排布就可以。

    有目标做起事情来也格外的快,再加之宇文之前本就设了一些陷阱,没到两个时辰整个阵法就布好了。布好了最後一处机关,我拍了拍手上的土,呼,太好了,这下就等著贼人上钩。

    我抱臂看著山下,从上面看下面跟从前区别不大,可是要从下面上来的话,没有三天根本转不出去。“哦,对了!”我拍拍脑袋,“可别把自己人困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吹了鸽哨找来信鸽,写了纸条让它带给宇文叔叔,让山下的守卫先不必上来。

    “奇门遁甲之术也有破绽的,”我想起师父之前说的,“它只管地不管天,锁得住人锁得住兽,却锁不住鸟。所以犀儿,有的时候站得高就能少些迷惑,这也是解开奇门遁甲的秘诀,你要慢慢领悟。”

    看著鸽子越飞越远,终於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消息传完了?”

    我身子一个激灵,感觉背後一阵冷意袭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连看都不敢看,在下很恐怖?”那人笑著,声音越来越近。我却能够听出那声音里的愤怒,直觉告诉我,他恨我。

    “笑话。”心知避无可避,我转过身。眼前有红色一闪而过,迎面吹来一阵热风,风中含著一股刻骨的馨香,心中忽然一颤,“他是杀手,他在给我下毒,”另一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“完了,忘记吃青岩给的药了。”

    然後手脚就开始都不听使唤,连脸都僵住了,眼前开始模糊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TXT神仙肉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ltcb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