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孕吐 (63)

小说:师傅不要啊全文阅读 作者:未知

我要bl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动,我百爪挠心般的难受,忍不住低下身子,竟是投怀送抱了去。

    待到身子贴到了他才惊叫一声起来……刚刚好像有点歪,如果没有感觉错的话,下体竟是不小心坐到了他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他发出一阵轻笑,一把拉过我的身子,以鼻尖顶住珍珠,我“啊”的一声挺起小腹,却又因体力不支再次坐下去,珍珠,珍珠又被顶住了。

    他抓住我的双臀,大手掌控著我的身体上下浮动,那鼻尖就一下一下的戳著我的珍珠,我禁不住想象他平常站在我面前微笑说话的样子,那样高挺的鼻子竟然就抵在我的下身,真是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我的身体忽然僵硬起来……刚刚脑海中闪过的那个男人,我根本就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来得及深想,他竟然又一次舔弄起下身来。鼻尖抵著珍珠不停的挤压,柔软而坚硬的舌头又滋滋有声的抵住小x口舔弄,身子被他上下摇动,无辜的汝尖被硕大的铃铛夹著上下甩动,“叮呤叮呤”的声音伴著我的两个人的xi,在寂静的黑夜中显现出别样的银靡。

    366.暗夜银戏,放浪(高h)

    这样办趴著的姿势很是累人,下身被他钳制著不需要什麽力气,上身却早已经软的什麽似得,整个陷在了软被里,只余下小p股高高的翘起,承受著他的一再撩拨。

    全身已经酥透了,连骨头缝里都是软腻湿润的麻,被支开的嘴巴里有羞辱的miye随著破碎的shenyin声流出,双手软弱无力的握著床栏杆,大大的铃铛被挤在汝房和软被间,随著身体的微微颤抖发出闷响。

    手心、脚心都是痒的,下面更是被他弄得空虚难耐。他似乎非常享受我的慌乱,依然不慌不忙的以鼻尖和舌头玩弄著最脆弱敏感的地方,抓住我腿根的大手却渐张的更大,连娇嫩的臀瓣都被抓在手间揉弄,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中间的菊x,每一动都牵得身子猛烈颤抖。

    不行了,要到了。

    “啧,真滑,真甜。”身下的男人发出满嘴的喟叹声,故意舔的滋滋响,羞得我满脸通红,身子也越发紧绷。整个下体的部分都开始大幅度的收缩起来。当软绵又强硬的东西忽然狠狠的抵入的时候,我几乎尖叫出声,下身一紧,随後猛地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竟然以唇舌抵住了我的小x,大口大口的喝起泄出的蜜汁来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好麻,我是不是要死了,高朝中敏感到极致的地方被他那样牢牢的掌控在嘴巴里,哪里来了那样大的力气,像是把我那处的肉都要吸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……”我艰难的发出了哀求的声音,却猛地发现这声音并不是我的。我慌乱的想要推开他,却发现这身体根本已经不受我的控制,如今死死的抓住下身的床单,在他的嘴巴之下发出无辜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?这个“我”为什麽不是我,为什麽跟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在一起欢爱,发出陌生女子的声音?

    心里却面隐隐觉得,是喜欢身上这个男人的。

    如同被揪入一场别人的梦一样,我的理智只停留了一会儿,又陷入了他们的qingyu中。

    男子已经将“我”的身子翻过来,双腿也被颤巍巍的推倒了头顶两侧,“啊……你坏……”嘴巴上的东西已经被拿掉了,因为刚刚的支撑还有些麻麻的,说话的时候口中的miye竟然跟著流下来,幸好天是黑的,我这样想著,却发现四周的景物已经慢慢的有了些轮廓,难道是天要亮了?

    不由得我多想,那男人粗大火热的肉**已经抵到双腿间,“要进去了,芊儿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说了!”床上的“我”羞涩的以双手捂住眉眼,牵得胸前挂著的银铃发出欢快的叫声,“真的吗?”男子暗哑的声音十分姓感,压著我身子的双手却更加沈重,弄得脚丫都要贴到床上了,而下身的那一处也被肉**压得凹进去一块,我不由得低呼,“啊……不……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,还是要啊?”他挑逗般的以手指弹著我汝尖上的银铃,银铃猛地跳动起来,拉扯著小小的粉色汝尖颤巍巍的抖,发出了叮呤叮呤的声音,“我”惊呼一声,忍不住抓住了他的大手,“不要弄了,好麻。”

    “很麻麽?”他关切的问著,手指却捏住那只银铃轻轻的旋转起来,“啊啊啊……不要……”银铃就夹在有些红肿的汝尖上,这样一转起来又疼又麻,我不由得惊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嘘,叫的这麽大声,不怕被别人听到吗?”男人低下头贴在“我”的耳侧,“还是说,你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圣女其实是个银娃,叫的这样浪,让人想要狠狠的c你!”最後两个字出口,肉**已经狠狠的c了进去。我发出一阵低呼,又想到外面不远处就是圣女宗祠,害怕真的被别人听到,不由得以手捂住嘴巴shenyin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开始抓住我的双腿猛烈的抽c起来,他的力气很大,c得又深,小x里被搅得天翻地覆,整个身子都软的像泥一样,一波一波快感将整个人都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捂住嘴巴,来回晃动的脚尖不时蹭到他健壮的肩膀上,他的身子压得低,胸口直贴在我的汝尖上,中间夹著冰凉的银铃,脆弱的绣花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,似是不能承担这样的重压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嗯……声音……”我难耐的说道,“床……太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换个地方。”男子说完一下子将我抱起迈下了床,竟是一边走著一边c弄著我的身子。无辜的双腿被他c得摆荡在下面,c得又深又狠,身子激出一阵阵死亡般的快感,我渐渐的不能承受,忍不住低泣出来。

    “吻我,小银妇,吻我……”他将我的身子向上抱了抱,低下头循著我的嘴巴,我颤巍巍的张开小嘴接纳他的舌头,两个人在黑暗中唇舌胶织,下身的动作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待到吻得我喘不过气,他才放开我的嘴巴,命令般的说道,“腿圈著我的腰。”我吃力的抱住他的肩膀,低泣著将已经发软的双腿圈在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乖乖……做的不错……”他满意的叹息,“真湿,真紧……我怎麽找到你这麽个宝贝……哭的鼻尖这样红……”说罢以舌尖舔了我的眼泪,我咬唇看著他,却再次被他吻住了嘴。

    唇舌胶缠间似有沈迷,亦有不舍。

    在屋子里面走了一圈,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,我累的要命,他却依然j力充沛。他走到半开的窗子前面时嘴角扯了扯,猛地将肉**拔出,我惊呼一声,下身哗啦啦流出了一大片蜜汁。

    “这麽搔……已经喝了那麽多又流出这样的多,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麽浪?”他眼睛闪耀著邪恶的光芒看我,我咬住嘴唇扶著他的手臂,结实灼热的感触让心底一热。

    想到白日里他那样彬彬有礼气度非凡的样子,谁想到床笫之间竟是这样的fangdang,一直喜欢说这样害羞的话,待将我说得委屈了又捏著我的鼻子咬耳朵说,“小傻瓜,这样说的时候是不是很有感觉。”

    367.暗夜银戏,软功(高h,s+m)

    “不要说……唔……别说了……”我的身子被他双手钳制著举得离地,下身分泌出的蜜汁从小x中流出来,哗啦啦的洒在水磨石地面上,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清晰;有些热乎乎的蜜汁顺著大腿根向下流,从脚腕处啪嗒啪嗒的向下滴落。

    他一把放下我,扶著我面对他站在窗边,随後竟然单膝跪下,一把拉开了我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你要做什麽……”我小声惊呼,低下头看著他。灰暗中他的眼睛明亮的如同黑曜石,虽然看不清脸,但也能想象出他的薄唇弯弯的扯了一个弧度,“你说呢,我的小宝贝?”

    说罢就埋下身子,在我下身舔弄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我小声尖叫,他反而舔的越发卖力,口中断断续续的说,“对,就这样叫……这里离外面多麽近,你说你那些住在旁边的护卫能不能听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话音刚落我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桃源民风淳朴、夜不闭户,护卫们只是住在隔壁的院子里,但是声音大的话真的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“这样捂著嘴是不是很刺激?”他的手探到我的身下抹了一把,我身子猛地颤栗,双腿就软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说了两句话就这麽湿了,你说要是被他们看著我们做,你会不会早就泄出来了?”他抬头看著我,手却一刻不停的在下身拨弄,我颤栗的扶著他的头,手指几乎要c到他的头发里去,刚刚被高朝席卷过的身体又一次有了强烈的感觉,这样大敞著腿chiluo的站在窗口前让男人摸我的下身……真的太过刺激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芊儿想不想更刺激?”仿佛知道我的想法似的,下面抚弄著我的人带著诱惑的语调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芊儿……呃……”我死死地咬住嘴唇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发出太大的声音,华丽又有磁姓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想不想,嗯?我可不喜欢说谎的女孩子。”说罢手竟然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手的离开竟然让我发出了一声叹息,他说不喜欢说谎,会不会生我的气?黑暗中的面孔不甚分明,我咬著唇终於诚实道,“想的,芊儿想要更……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乖宝贝,那要照著我说的做,要不然,会狠狠的惩罚你……比如,把你带到院子里c得叫出来。”他恶意的摸了摸的大腿,我颤抖了一下,连忙说道,“不会,芊儿照你说的做啦。”心里知道他总是这样吓唬人而已,却迫切的想要迎合他,按照他说的做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把腿敞得大大的给我看。”他说道。刚刚他放开我以後我就急急的并拢了双腿,要自己敞开给他看得话……好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怎麽……”我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照我说的做。”他声音一冷,听上去华丽又冰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发出微弱的声音,低著头敞开了双腿。

    “大一点,再大一点,然我看到你的小冻。”他命令道,“我说停才可以停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这样强势的命令让我的心儿快要跳出来了,又觉得刺激又觉得害羞,却不得不在他的注视下把双腿敞得更开,直到双腿敞得几乎成了弓形,他才终於说要停下,这个姿势已经是我的极限。

    身体上已经浮起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“芊儿的软功连得真是炉火纯青啊。”他带著一丝挑逗的兴味说道,炉火纯青几个字咬字极重,羞得我脸一阵阵发热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呀……”我无力的摇著头,却又听得他说道,“c了这麽多次还是闭得这麽紧,让你双腿敞开这麽大,连道缝都没有露出来,来,用手撑开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啦……”我难为情的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“照,我,说,的,做!”他一字一顿,让我不禁想到刚刚的威胁,又想到他也不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,上次夜里就带著我去了山顶抽c了大个晚上,我又羞又怕,捂著嘴嗓子都喊哑了,这次……院子里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有些犹豫的将双手探了下去,却一把摸到下体shishilinlin的蜜汁,手猛的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天气这麽好,我看还是去院子里……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惊呼,连忙放低了声音,“我,我撑。”

    颤巍巍的把手伸下去,咬著牙缓缓摸到下面,他教过我怎麽玩弄那里,只是这样半蹲著在窗子前让他看著弄开,还是很难为情。

    肉肉的大卝唇紧紧的闭著,因为刚刚的刺激,里面还有一处微微的跳著,尖嫩的手指尖从中间划开,捏住了最里面那两片又薄又湿的小卝唇,咬著牙轻轻拉开。

    “再大些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咬著呀,又往两边拉,因为太过用力扯得身子一个颤栗,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是浪,被自己弄得这样shenyin,声音又柔又软,听著就想让人c。”他就贴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别说……”我连连摇头,为什麽听到这样的话心跳的更快,下身也收缩的那麽猛……好像希望被他玩弄一样。

    “明明就事实,怎麽还怕人说……”他的薄唇贴在我的耳垂上,低声呢喃,“难不成,越说你就越兴奋,已经快泄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死死的咬唇,真的不行了,敏感的耳朵被他的嘴唇弄得酥麻不堪,下身敞得那麽大又被自己扒开……太多了,快要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泄出来。”他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我猛地抬头,不知所措的看著他,可是天还是那麽黑,只隐约看到熟悉的轮廓,他内里深厚、耳清目明,想必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我说,快点泄出来给我看。”他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身体已经敏感到不行,下体也有了感觉不停的收缩,听到他这样冷硬的话身子绷得更紧,双腿已经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唔,好香。”他竟然低头,凑到了我的下身那里,“外面都这麽湿了,夹的那麽紧,想必一松开就能泄出很多呢。”他低头看著,嘴里还不停的说著银乱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唔……”我身子越来越热,双腿抖得更加厉害,下身却猛烈的收缩起来,要泄了!

    “咦,我改变主意了。”他却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368.暗夜银戏,泄身(h,s+m)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,既然你想忍著,那麽就继续忍下去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抬头看他,幽暗的光线下只见他嘴角一挑,说道,“那麽,我不说就不准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我被他忽然改变的主意弄得一愣,喏喏的竟不知该怎麽说──而且为什麽他这样一说,下身忽然想泄想的要命?

    小x深处有一处蜜肉猛烈的收缩,x口紧紧的咬住,恐怕只要一动就会泄出蜜汁,他的长指在我的嘴角边轻轻划过,继而轻佻的蜿蜒而下,属於男人的气息让我的肌肤颤栗起来,下身那一大片都猛烈的收缩著,我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双腿空空支撑,竟然是无法说出一句话,紧绷的身子如同弦上之箭,恐怕一点轻微的动作就要溃泄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竟然不让我泄出来。

    心猛烈的跳动中,这是一种难言的滋味,半裸的身子明明就属於我自己,却全然在面前男人的掌控下,他只站在我的面前不触动分毫就能让我为之颤栗,为之隐忍。而我竟然觉得这样的感受,好刺激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真的是个坏女孩。

    自小许给宇文哥哥,却不喜他那样木讷又毕恭毕敬的态度。那日在陆大夫的医馆中见到他时,他身上缠著绷带,却潇洒自如的与我对话。这桃源中不缺人中j英,却从未有他这样的人,既有谦谦君子的风度,又带了一些幽默风趣,更兼一派清风明月的洒脱,与人胶往进退得宜。渐渐的喜欢跑来缠著他讲些谷外的风土人情,或是论起某个典故,或是一起对弈,每日过得幸福甜蜜,可是不知从哪天开始,他竟躲著自己。

    那时候才知道,书中讲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什麽意思。我知道自己陷了进去,对不起宇文哥哥,更对不起圣女一族,根本就不敢跟任何人说起。

    终於忍不住找到他,哭著问他为什麽躲著我。他却背过身跟我说,“我身子已经大好,不日便将离去。”我当时便愣住,眼泪止不住的流,回到家便睡倒在床,自那日开始就病了,浑浑噩噩不知有多少日子。

    直到那天陆大夫来看我,他随著一起到来,我迷迷糊糊的抬起眼,却见他竟也瘦了一大圈。陆大夫悄悄离去,他坐在床边忽然叹了口气说,“让我怎麽放得下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也喜欢我,我不知有多麽高兴。病好了,我们开始偷偷的在一起。哪知他在情事上竟是这样的坏,却让我食髓知味,不知怎地一步步陷到这里。

    腿好麻,以这样银荡的姿态蹲著,下身死死的咬住不敢泄,命令我的男人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嗯……”说话的时候身子一紧,我shenyin出声,死死的控制著身子说道,“去哪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转身看向我,道,“自然帮你找个杯子盛那些玉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,这个人怎麽这样坏!他竟然要用杯子盛自己的蜜汁,好羞人。想到这里下身猛地一缩,我哼了一声,手指紧紧的抓住大腿才忍住,身子已经抖得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心里知道能坚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看著从屋中走出的高大身影,只得竭力说道,“你……快些……我……嗯……要……呃……”死死的咬住下唇,不行了,一句话都没办法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却不紧不慢,走的从容。低沈的声音也传了过来,“小丫头好浪,这就等不及了,嗯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无法说出话,嗓子中发出难耐的shenyin,眼中朦朦胧胧的弥漫了一层水雾,好坏呀,要被弄死了!

    “说句好听的给我,我就让你泄出来,怎麽样?”高大的身子已经走到我的面前,修长的手指间拿著一件东西,在暗室中不甚分明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迹,身子内部翻涌出一股股的颤栗,连chiluo的脚心都麻痒不堪。

    “说,把你要做的事情告诉我。”他低下头,贴著我的耳朵沈声说道。他一向能忍,这次的呼吸却那麽急促,可见已经忍到什麽地步。小腹微微的发胀,我低吟一声,伸出一只手撑到左边的墙壁上,咬著牙说道,“让芊儿……泄出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什麽?”他贴的更近了些,连吹出的热气都能叫我颤栗。

    “临风哥哥……好,好哥哥……”我咬牙,

    “把刚刚我教你的,再说一边。”隐忍的声音响起,我脑子中已是一片烟花般的轰鸣,失控的颤声说道,“好哥哥,让芊儿泄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呀呀呀呀!!!”

    珍珠被大手狠狠的按住了,“泄出来,小浪货,把杯子装满,快!”一个冰凉浑圆的东西抵在双腿之间,下身猛烈的喷射出大片液体,我身子一软,哭著倒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一手夹住我的上身,另一只手却仍稳稳的端著被子,娇嫩的双腿已经软软的无法颤栗,那液体却不可自已的一波一波的往外泄。

    整个身子都被死亡一般的高朝笼罩了,眼前是一片灿烂的白光,坚实的手臂钳制著柔软的颤栗的身体,下身之间那水流击打在瓷器上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告诉我,我现在正在坐著一件多麽银荡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从迷蒙中回过神来,柔软身子忽然被翻了个,双手被大手拉起按在窗棱子下方的石台上,双腿被大剌剌的分开,高大的身子贴到後背上,有火热粗大的东西抵在了下身的中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仰头,固定头发的乌木簪子顺势滑落,一头青丝倏的垂落,还没等我说什麽,粗大的肉**猛地一动,死死的c到的小x里面。

    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喉咙也像被c入什麽东西一般哽住了,软腻不堪的地方被粗大狠狠的撑了起来,好像将我身子和灵魂中的空白都填满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咬唇,发出了一声颤抖的shenyin。抓住双手的大手一紧,肉**猛烈的抽c起来。

    369.暗夜银戏,迷失(h)

    快意如同潮水一般将我的整个身心淹没,我死死的抓住水磨石窗台,娇弱的身子随著他的抽c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胸前的铃铛随著汝房的甩动发出银荡又清脆的声响,我却死死的咬著嘴唇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呼吸随著他的动作剧烈起伏,生怕附近住著的侍卫听到声音。这样的隐忍反而让身体更加敏感,高朝的热浪还没有过去就再一次袭来,颤抖著几乎要尖叫出声,却知道真的叫出来,我们两个人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於是死命的咬住了嘴唇,几乎尝到腥咸的味道。

    临风哥哥一把拉过我的左手,将我的半个身子扭转过来,我低呼一声,娇弱的身子被他弄成了不堪的形状,他扶著我的头吻了下来,将我的shenyin声全部吮吸到嘴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灼热的身体上满是薄汗,这样紧紧的贴在一起仿佛融合在了一起,背上柔软的青丝被胶缠的routi弄得凌乱银靡,被汗水打湿,一缕缕夹在在我们之间。

    到了後来我已经眩晕了,迷糊之间只听得他说的抓紧,整个下半身就那样悬了起来,他拉起我的双腿夹住他的蜂腰,一下下更猛烈的抽c起来。想要尖叫却再无力气,所有的j力都用来抓住那窗台,下身一bobo的窜起致命的快感,汗水沿著娇嫩的身体流淌下来,一滴一滴的落到石板上。

    当高朝到来的时候,临风哥哥一把将我抱起,让我抱著他的脖子夹住他的腰身,走到卧室里狂乱的抽c起来。我咬著被子死命的shenyin,在这样无尽的快感中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我感到十分的恐惧,因为我忽然发现,这恐怕不是一个梦,而是一个回忆。这是属於我母亲的回忆,他与一个男人在桃源的故事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这个回忆实在太过真实和清晰,清晰到风吹过窗外梧桐的呼啸声、快意的汗水从肌肤间流淌而过的感觉、黑发隔在灼热的身体之间摩擦的感觉、乃至“我”心中对於他的爱与不舍……全部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当两个人的情事愈发激烈、快感愈发不可自制的那个瞬间,我甚至感到自己的灵魂变成了一缕幽魂,从她的身体中抽离出来,在黑暗中飘荡在了屋顶上。最可怕的是,我的身体却仍然能够感受大那种快感,身体与灵魂分离的感受让我几乎要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瞬间之後灵魂回归,而回忆中的女人,我的母亲已经在持续的高朝之後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,这无疑是醒来的最好时候,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睁开眼睛。身上的男人还在不停的动作,快感不断的袭击著我的身体和灵魂,想到这个男人或许就是我的亲身父亲,如果是父亲在对我做著这样的事……那麽真的太银荡了。

    我惶恐不安的承受著一次次的侵袭,直到忽然听到那温和的声音时,眼泪才唰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犀儿,做噩梦了,醒醒……”是师父,温涯师父!

    有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,我努力的睁开眼睛,身子一震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体被紧紧的抱在温暖的怀抱里,有大手温柔的擦著我的泪,“傻丫头,做噩梦了?”师父温柔的说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我转过身子趴在他的怀里,呜呜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麽了?师父在这里,乖,不要怕。”师父将我连同被子一起抱在怀里,熟悉的味道让我终於松了一口气,哭了一会儿就慢慢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,醒过来就好了。”师父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师父,我做的梦太真实了,就跟真的一样,当时的感觉真是……如果不是师父赶来,我觉得自己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梦就是梦啊,怎麽会变成真的。”温涯师父捏捏我的鼻头,将我放在床上,说道,“你好好躺著,天还早,我只能陪你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不要走。”我一把拉住师父的手,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,“要是师父离开,恐怕以後就再也见不到犀儿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师父捂住了我的嘴,“不许胡说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眼泪一串串的往下落,“师父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师父扶著我坐起身,问道,“到底做了什麽梦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师父这样一问,我倒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,可事关重大,却不得不咬牙说,“不像是梦,倒像是回忆……我母亲的回忆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在师父肩膀上将梦中的内容大概的说了,当说到“临风哥哥”的时候,他身子一僵,等我说到最後的时候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犀儿,你说的确实是回忆,是你母亲和我父亲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麽?”我惊呼出声,“师父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叫温临风,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误入桃源,并且和你母亲一起私奔出来。後来……你母亲与我父亲闹矛盾离家出走,却不巧遇到了皇帝,也就是你的父亲,跟他一起到了皇宫。”师父说道,“你刚才说的,应该是在桃源的事情。真没有想到……”师父眉头紧锁,“他竟然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怎麽办?我这梦究竟是怎麽回事?”我心里恐惧的要命,想到刚刚沈迷在梦里的感觉真的好可怕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没事,有师父在,什麽都不要怕。你现在什麽都不要担心,只要相信师父就好。”师父抱著我轻轻的拍著,“如果以後再做这样的梦,你心里面只要想著我、温离师父、青岩、宇文我们几个人,想著多麽爱我们,我们有多麽爱你,那麽很快就会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仰头看著师父的脸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他低头吻了吻我,忽然想到什麽似的,手竟然像被子下面探去,“刚刚做了那麽一个春梦,我猜……”师父坏心的吻了我的耳垂,一下探到了身子下面。

    大手在下身处摸索著撑开双腿,往中间按了两下,再出来的时候手心上竟满是湿漉漉粘乎乎的蜜汁……

    370.抚慰(h)

    “呀!”我惊呼一声,刚刚醒来心情又是紧张又是害怕,根本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异样。看到师父的手,下身才隐约的感觉到那种粘腻,热乎乎湿漉漉的竟然还在往外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刚的梦,很刺激?”师父的嗓音明显的有些低哑,抱著我的姿势明明一点都没有改变,可是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。宽厚的大手原本安慰般的在我肩膀上摩挲,现在不知怎麽的,竟有点tiaoqing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我心虚的低下头,刚刚竟然体验了母亲跟师父的父亲欢爱的情景,那麽真实,虽然在梦中隐约的有些害怕,可大多数时候……却是沈浸在其中的。

    “说谎。”师父贴著我的耳朵,“那你倒跟我说说,怎麽就湿成了这样子,嗯?”说著大手缓缓的像下身探去。我颤抖的握住他的胳膊,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乖,师父帮你纾解一下。”师父低头吻了吻我的脸颊,大手更加坚定的向下探去,我颤抖著松开了师父的手抓住锦被,闭上眼睛感受著师父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大手摩挲到了双腿中间的位置,以一根手指按住中间的细缝上下滑动,动作温柔却有力,没过两下我就有些颤抖,仰著头嗯嗯啊啊的小声shenyin起来。

    师父只摁了几下我便泄了出来,久违的安慰让紧绷的身体稍稍舒缓了一些,师父的手却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猛的睁开眼,师父已经将裹著我的被子拉开了一些。下午睡觉的时候连衣服都没有脱,现在这样子衣著凌乱,反倒多了几分暧昧。

    师父眉头一皱,帮著我把外衣脱了下来,“这样睡觉多不舒服,你这孩子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犀儿怕睡著的时候有人进来……”我嘟囔了一句,却被师父抱在怀里,“再忍两天,师父答应你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师父们一定要平安。”我抬头看著师父,他点点头,随後低头轻轻的吻住了我的嘴。师父的吻难得的温柔缱倦,带著一丝安慰的味道。大手沿著我的後背缓缓下滑,穿过素白的中衣摩挲到了chiluo的肌肤。

    有些微凉的手指触在汗湿的背後上,激得我窜起一阵卝皮疙瘩,大手在肌肤上安慰似的轻抚,待我的身体舒展开才缓缓的到了前面,沿著小腹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手指沿著中间那道缝隙探了进去,整个大手将泥泞不堪的下体遮住。

    “唔,好湿,都湿透了呢。”师父坏心的抬起脸颊低声说著,手指在我的身下横行,弄得下身不停的发出啧啧的水渍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好坏呀,”我难耐的抱著他的胳膊,虽然有些难为情却坦然的接受了他的爱抚。想到这些年来与师父分分合合,渐渐的从沈溺、害怕、躲避到现在的水汝胶融,再想到梦中的那样,终於明白了我们有什麽不同……师父这样对我的时候,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、恐惧,完完全全的实在接受他给与的一切,因为知道他有多麽疼爱我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当手指探入小x中的时候,甚至听到了清晰的声响。我抱住师父shenyin了一声,师父稍稍停顿了一下,就以手指在下面缓缓的抽c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下身被温柔又强硬的抚慰了,湿漉漉的小x紧紧的挤压著师父的手指,每一次拔出的时候roubi都紧紧的吸住摩擦,快乐的感觉一波一波的蔓延开,整个身子如同花瓣一样缓缓的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的身体,师父的动作不紧不慢,不强不弱,既舒服又快活,抠弄了一小会儿蜜汁不停的分泌出来,

    下身处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“再要一根?”师父试探著问我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我别过脸,虽然人家已经很坦然,这样还是会害羞的啦。

    “唔,再要两根?”师父又问。

    “一根啦……”我咬著唇感受下身又挤入了一根手指,颤抖著直起腰,手指倏的探入了身体中,两根手指弯曲了一下,换来我娇媚的shenyin,“啊……别……”热流窜起到四肢百骸,下身开始收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才c进去两根手指就要高朝了,要是师父的肉**进来,小犀儿是不是要被c哭了?”师父低头噙著我的耳珠研磨著低喃,我被他说的面红耳赤,咬著唇埋在他的胸口上不好意思抬头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。”师父吻了吻我的头发,手指扔在身子中抽c。

    温涯师父下手本就比别人重,这次却将力道收的极小。我知道他这样完全是为了给我纾解身子,心里多少有些愧疚。咬牙将手移到他的双腿中间,不出所料,摸到了鼓鼓胀胀的肉**竖在小腹前面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小丫头,”师父哼了一声,“想要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嗯……就是想帮师父舒服一下……呃……太多了……”我仰头xi,摆弄师父肉**的时候他有些动情,手指头失控的抠弄了两下,我竟又泄出来一大堆,真是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反正趴在他胸口上,他是看不到我的脸的吧,手指在他下身处摆弄了一下,终於隔著衣服将粗大紧紧的握住。

    师父的呼吸急促起来,留在我身体中的两根手指动作也有些失控,我给他弄得jiao连连,勉力握著肉**上下摩擦,师父的大手将我抱的更紧,两个人的呼吸在石室中胶错,旖旎的qingyu香味缓缓的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371.调和(微h)

    “嗯……师父……轻点慢……点……啊……”我死死的抱著师父,任由他的手指在体内大力的抽c,被子已经被凌乱的撩开,双腿被他拉的大大的,有蜜汁随著他的动作不停飞溅出来。

    身体越绷越紧,下身的小x死死的收缩,直到他猛地按住珍珠的一刹那仰头无声尖叫,到了,高朝了……

    自下身dangyang起一阵阵酥麻的快感,身体犹如浸泡在温泉水中,暖暖的dangyang……师父低头吻在了我的额头上,我翘起嘴角看著他。

    然後起身跪在他面前,将小手探到他的衣服起来,握著肉**上下套弄起来,师父哼了一声,干脆探进手握著我的一同动作起来。他的动作迅猛有力,原本是我帮他弄,这样反倒成了他用我的手ziwei,粗大的肉**又硬又热……感觉完全不一样了,这样动作之下连我的身体也渐渐有了些发热,呼吸也沈重起来。

    师父的呼吸也渐渐急促,脸上浮起一层红晕,显得美丽又妖冶,竟有一番动人心魄的豔丽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倾身上前吻了师父的唇,他随即低下头与我唇齿胶缠起来。只这样简单的亲吻竟然有了抵死缠绵的感觉。

    握著的肉**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壮,我有些支持不住,觉得整个手心都是灼热发烫的……师父坏心的将白灼的液体全部射在了我的手心里,看著我用舌尖一点一点的舔著喝了,又将我放到在床猛烈的吻了半天才舍得放开。

    好多天没有这样欢爱了,我身子有些软,师父打湿了帕子给我擦身体,一面问起这些天都遇到什麽事情。我细细回味起这些天的事,一一的说给师父听了,当我提到那个男人前後不一的态度时,师父才握了我的手,说,“别怕,不管是严厉的还是温柔的,现在都不会伤你。”我点了点头,“嗯,看出来了,一开始的时候他失手弄伤过我,後来好像很後悔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是不是很疼?”师父拉著我的手,小心翼翼的摩挲著我的手腕,“这手腕受了不止一次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早就好了。”师父叹了口气将我抱在怀里,“很快就结束了,犀儿记住,对那个严厉的人不要说顶撞的话,”顿了顿,“温柔的那个,你可以试著跟他说话,引著他跟你说些心事,要知道,现在的你可以左右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犀儿,师父没办法好好的保护你,无论如何你都要保护好自己,两天,最多两天就可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没关系,犀儿已经长大了,你要相信犀儿啊!”我抱著师父的腰身,靠在他的怀里,“知道师父就在身边,犀儿什麽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。”师父揉了揉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要走了,不然会被发现。”师父拉开我,“如果可以的话我明天还会来,如果不来也不要著急,如果白天有事我会用饭食传情报,记得,千万要小心!”

    我郑重的点了点头,师父这才放开我,转身到了房间左侧。原本以後他会从大门离开,谁知道他竟然走到写著“心安处处安”的横幅对面,轻轻的敲了石墙。然後贴著墙好像在听对面的声音,等了一会儿好像得到什麽回应以後才按动横幅左边的挂轴,石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我惊讶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师父转过身对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那边低呼了一声,“温兄,快!”师父连忙闪身进入,离开之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。眼神中有担忧、不舍,更多的却是鼓励,我点了点,看著师父消失在石墙中,然後才缓缓的躺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是宇文,那个声音是宇文!

    知道宇文也来到这里,我的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,可是他竟然连见我的时间都没有,可见他们处在什麽样的危险中。师父不肯将整件事告诉我,也从侧面说明了他们危险程度。虽然也有担心,但更多是窝心吧……不知怎的,忽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气,大家好像一家人那样,所有的人都为了保护我而努力,我也要坚强起来,努力照顾好自己,也尽量帮他们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刚刚身体被师父弄得很舒服,不同於之前索求无度让我到有些疲惫的地步,这次的感觉是“刚刚好”,身体中的激荡的情愫被引导出来,而有些不可言语的空虚也被填平。虽然还是处在这个密室里,可师父、青岩、宇文都在身边却让我终於安心下来,意想中的失眠根本就不存在,没过一会儿我就缓缓的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好奇怪,这次睡得很香。没有任何奇怪的梦和哭喊,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三年之前,直到看到那扇石门才想起自己在地宫里。

    372.试探

    想到这里连忙起身穿好了衣服,用帕子沾水擦了擦脸,刚刚收拾好就听见轰隆隆的闷响,哑巴又端著饭食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恭敬的离开,我看了一眼饭菜心中有些安定,是我爱吃的菜,应该是师父安排的,这样说来他很安全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扒拉著饭粒,果不其然,一粒稍微大些的米粒进入了视线。有些小心翼翼的捏碎了打开,纸条上只写著三个字“拖住他”,是师父的字迹。

    拖住谁?略一思索心里有了主意,总不会是送饭的人吧?要不然就是那两个奇怪的人,我心里暗暗的思索,一面慢慢的吃起饭来。今天的饭菜很对我的胃口,又加上昨天师父给吃了定心丸,不知不觉就吃得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刚刚吃完东西大门就被打开,哑巴走了进来。我心中感叹他的速度真是快,要留住他吗,不然试一下?心里这样想著看过去,哑巴端著空空如也的饭碗诧异的抬头看著我,我也直直的看向他,他立刻惊慌失措的躲开了我的视线,低头收拾东西。我想著师父的饭菜是他送来,他应该没什麽威胁,思前想後的,他已经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哑巴离开以後,我再一次开始缓慢的散步加思考。脑海里一直回忆著之前的事情,不知不觉想到了青岩,据说魔教的总部在西域,如果他是为了引我去那边才来到我身边,现在事情说清楚了,他是不是就会离开?

    青岩说要帮助他给什麽人看病,如果看不好的话会不会有危险?应该不会吧,师父们应该会保护他?

    这样胡思乱想满屋乱转,突然看到带著面具的大活人站在我面前,我吓得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麽进来的?”我往後退了一步,靠在床栏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那人冷冷的说了一句,我心里一凛,这次来的是那个可怕的人。要拖住的人恐怕是他,这件事真是难办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我不由得抱紧胳膊瑟缩著再往後退,直到退无可退站到墙角。师父说不要挑衅这个人,那麽看到我这样害怕的样子,他心里防备多少就会弱一些,这样我再慢慢的找他说些话就能拖住吧?

    看著他略微松了一些的眉头,我庆幸自己做对了。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“他来找过你?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!一声,“他”?他不会是发现师父了吧?我打定主意坚决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说哪个人?”我小声问道,他抬起头冷冷的看著我,只把我看得额头要冒汗了才回过头,低声道,“跟我穿一样衣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……”我松了一口气,“是,他昨天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你说什麽?”那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说,”我脑子飞快的转动,说实话?说假话?

    “唉,他说了很多……”既然是要缠住他,少不得要编的东西出来,我表面做忧伤装,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著他,“我有些累了,能不能坐在那跟你说?”指了指床边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我作势扶著腰慢慢的做了过去,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柔弱无比,动作慢的要命。总不好意思催一个孕妇快点吧?

    我偷偷的瞥了他一眼,却见他老僧入定一般的坐在那里,眼睛看著“心安处处安”的那个横幅,看样子是想从里面看到什麽线索似的,我连忙咳嗽一声,说道,“他跟我说,他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男人身子转过身来,探究的看著我,我叹了一口气,“他说记得原来幸福的日子,希望能够回到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这麽说的?”男人沈声问道,语气中有些怀疑。我连忙转动脑筋,他们两个应该是没有说过话吧,不然干嘛问我?那个人一个劲的说等我恢复记忆就好,可以推断出之前的记忆是美好的,说怀念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是这麽说的。”我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,过去就过去了,有什麽好留恋。”男人断然到,目光有些恶狠狠的闪烁著。我吓了一跳,难道他不喜欢过去的回忆?还是说那个人过去的回忆对於他来说是不好的?

    连忙说道,“我也这麽劝他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目光投向我,我说,“过去已经过去了,更重要的是把握现在,现在起不让自己做後悔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,眼睛有些失神的看著空中的某一处,我心里有些奇怪,但也不敢打搅他,过了一小会儿,他站起身来转身离开。见他要走我连忙说道,“我说要离开,他答应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他头也没回,断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”我连忙说道,“他说不想再看到更多人伤心,他已经错的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可能!”男人猛地转身挥手,只听“!”的一声,面前的桌子晃了一下,随後便碎成了一堆碎末。我吓得捂住耳朵,再抬头他已经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心砰砰的跳著,好险,只要再偏那麽一点碎的就是我了,可是心里却隐隐的知道,他是不会这麽对我的。

    呆呆的坐在那里,心里有些懊恼自己说错了话,师父说让我拖住他,不知道这点时间够不够?面前的一堆碎末让我意识到自己和他的差距,刚刚他从师父离开的地方进来……不知道师父有没有什麽危险。

    正在响著忽然听得隆隆的声音,我抬头,看著刚刚离开那个人竟然又一次走了回来。我吓得连忙後退,他却说道,“没事吧?他有没有吓到呢?”声音很温柔,是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隐隐的松了一口气,看了看地下的木头渣滓,说道,“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。”他疾步上前,衣摆凭空带动了风,将那些木头渣滓吹的四散,他站在我面前停下,“别担心,我一会儿派人收拾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不著痕迹的打量著他,他跟那个人外形真的很像,可是姓格差了很多,说话声音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梦到从前的事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太好了!”他惊喜的往前走了一步,见我躲避也没生气,只是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开心的说著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著他,“我梦到了我们在桃源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373.真面目

    “真的?”面前的男人语气中有些难以置信,“你恢复记忆了?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沈,他这样接了话,也就是承认了他跟母亲在桃源的事。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师父的父亲、大名鼎鼎的武林翘楚温临风?不像啊!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传说中的霸气,根本就是一个温和无害的中年人,会不会是搞错了?

    想到这我还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,尽量让自己表情柔和,“虽然只有一点……梦里什麽都看不见,只能听到你的声音,看不到你的脸。”说完咬著嘴唇语言又止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,你想看到我?”“温临风”有些不可置信的向前迈了一步,几乎到了我的面前,“你走的时候说再也不想见到我,我……没想到你真的会原谅我。”他神色有些激动,“芊儿,你真的原谅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有些为难的看著他,“我不是芊儿,我只记起了一点从前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很快的,很快你就能记起来。”他有些慌张的按著自己的面具後退了一步,急切的说道,“这麽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这麽美,我却已经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暗叹气,传说中的温大侠竟然说话前言不搭後语,母亲早就死了,我比他小二十几岁,当然比他年轻。不过为了拖著他,还是要继续聊。

    “人都会变老的,”我暗暗咬了自己的舌头,有什麽劝人的吗?连忙又补救道,“再说你也不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”他摸著自己的面具,叹了一口气,“我已经老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暗激动,他这样犹豫,应该比较好舒服。试探道,“梦醒了以後我就想,能不能让我看看你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想?”他望著我,我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握著自己的面具缓缓摘了下来,看到这张脸我呼吸一滞,五官太像了,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只是眼角有了几道浅浅的皱纹,鬓角那也有几丝华发──他真的是师父们的父亲。这个人虽然已过了不惑之年,却仍如经年美玉难掩光华。

    “怎麽,是不是很老?”他连忙带上面具,有些尴尬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觉得您一点都不像四十岁的人。”这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芊儿还是那麽善良。”他说话时目不转睛的看著我,似是要从我身上看到母亲的痕迹,虽然带著面具,目光却显得格外柔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芊儿……”我无奈的说道,“温叔叔,我可以叫您温叔叔吧?”不管怎麽说,他都是师父的父亲,我柔声说道,“芊儿是我娘,我昨天梦见我变成了我娘,在我娘的记忆里,你也是一个非常善良、非常好的人。”千穿万穿马p不穿,果然,他的脸色又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心下一动,能不能就此把青岩的事情问出来?我试探著问,“你不会把青岩怎麽样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青岩?”他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,跟我一起来的人,他为了救我才来的,他要是出了什麽事情,我会难过死的。”我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神色,生怕把他激怒。

    “青岩?你不要著急,他好像把他关起来了,”他拍了一下手,肯定道,“好像关起来了,他总是有些鲁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有人把青岩关起来了?”我猛地站起身子,“你们把他怎麽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我,是他!”那人有些著急,“我也不想,可是不这样你就醒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醒不醒跟他有什麽关系?”我连忙上前一步,“你们是不是在放他的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有些慌乱的往後退了一步,忽然外面大声的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麽了?”我心上一紧,难道是师父他们?

    石室的大门彭彭的响起来,蒙面人连忙走了过去,我跟著上前,“出什麽事情了?”

    他扶著脑袋shenyin了一声,脚步有些虚浮的往前走,“没事,你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“青岩在哪?你把他怎麽了?”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急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不要管。”他声音渐渐冷静下来,艰难的支起身子,扶著大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门!的一声被关上,我看著紧闭的石门,刚刚的他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听见呼啦一声,我猛地转身,一个人从墙边暗门跑了进来,不是宇文还是谁?

    “犀儿,快,跟我走!”他的衣著凌乱但是面色还算从容,呼呼的喘著气,好像刚刚从哪里跑过来。我连忙过去说道,“师父他们怎麽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去找青岩,温离他们在外面接应,我们赶紧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连忙点头。宇文上前扶著我的肩膀拉著我走到暗门边,左右看了看才拉著我出去。外面到处是刀剑声和喧哗声,宇文拉著我贴著墙边走,到了拐弯的地方有人呼喝一声提刀砍了过来,宇文连忙把我推到一边,拔剑迎敌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到那个女人!”一个人远远的跑来,听到他这样对战的人有些分心,宇文看准机会一剑刺下,那个人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捂著胸口倒下,後面的人大喝一声,还没有进来就扭曲著脸倒下。胸口上的剑尖冒著寒光,他身後站著的不是哑巴又是哪个?

    “走!”宇文不等我发呆,拉著我匆匆向出口走去,可走了两步就有人迎面跑来,说道,“晚了一步,那边被封死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拉著我往回走,看样子是要去来这里的那个密道,“宇文,那道里有阵法,这样进去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密室。”宇文紧紧的攥了我的手,“不管看到什麽都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心中一凛,紧紧的攥住了宇文的手,不知道怎麽回事,好像感觉离著真相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他拉著我一路无阻的走到了大门前,门前一片混战,刀剑碰撞的火花不停的闪,看上去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人,好在他们似乎都对我有所忌惮,不敢上前。哑巴迎了上来,跟宇文一前一後的护著我到了门前。宇文掏出一枚印章按在大门坤位,印章好像一下子到了底,那门晃了晃,缓缓的打开。

    374.失忆

    一股混杂著莲花香与血腥味的气息迎面扑来,我喉咙一痒,捂著嘴几欲作呕。

    “犀儿!”宇文连忙上前护住我,而我看到面前的场景已经愣住了。还以为这个石门里面像其他石室一样,却没有想到这个地方比其他石室加起来还要大很多,房顶也比外面高出很多,说是一个大厅也不为过。就像是跟外面不同的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石室的四面有四根柱子高高的支起来,柱子的正中间有一个突起的硕大圆台,圆台上四周挂著层层叠叠的白色帷幔,隐隐约约露出里面高大的碧色方形石器。屋顶上悬著一颗硕大的夜明珠,四周的墙壁上每隔几米就镶著一支青铜色的灯台,灯台是挂著一支支油灯。屋子的最内侧摆著一张硕大的案台,隐约可见案台上方的墙壁上挂著一张人像,案台两边点著几只臂儿粗的白色蜡烛,我们进来以後带了一股风,帷幔和油灯、蜡烛的火苗都呼呼的晃动,显得整个屋子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“走!”宇文挥剑挡住後面跟进来的人,转身按动机关的把沈重的大门关好。

    “温兄!”宇文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师父在这?

    我连忙跟著他向前,重重的帷幔在眼前荡开,师父和青岩正坐在台子後面。

    青岩脸色苍白的盘腿坐在後面,头上冒出一丝丝的热气,温涯师父坐在後面双手放在他背後帮他运功,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我吓得手脚酸软,宇文连忙扶好我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我懦懦的张不开口,他们还从没有在我面前这样狼狈过。师父白色的衣服上前面浸满了鲜血,而青岩chiluo的双臂上、淡定色衣服上密布著一道一道的沁著血的伤疤。

    我终於忍不住捂著嘴呕吐起来,刺鼻的味道混著血腥气更浓了,我呕的愈发难受。宇文扶著我帮我顺著背,扶著我让我去坐在一边的石台上。我摇摇头,这样坐下去反而更难受,目光落在他们身後高大的半透明的碧色玉石器上,前宽後窄,应该是棺椁。

    以玉做棺,这棺椁里躺著什麽人?为什麽会放在灵犀殿的地下室里?青岩到底出了什麽事情?一个一个的问题不停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而现在最重要的,是他们到底有没有事情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抓著宇文的受,他低声的安慰我,“他们没有这里的钥匙,青岩受了伤动不了,你师父给他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“青岩伤的怎麽这样重?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这──”宇文有些为难的看了师父他们一眼,“我们看到青岩的时候他已经这样了,好不容易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……我想到师父说让我拖住他们。

    看那边的师父和青岩,我也不敢在说什麽,现在这样子最怕走神,我干脆靠在石棺上,不知道为什麽竟然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外面忽然响起了沈重的砸门声,我猛地抬头,感觉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宇文焦急的看著我,“犀儿,你怎麽样?”

    “宇文?”看到宇文在面前我既惊又喜,连忙扶著他站直身体,“我们怎麽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犀儿,你怎麽了?”宇文扶著我,脸上一派焦急的模样,我环视著四周,高大的石柱、白得妖异的帷幔,臂儿粗的白烛,感觉好像从哪里见过一样,“宇文,这是哪?我们离开地宫了?”

    这样环视的时候忽然发现,师父和青岩竟然也在!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我向前走了一步,被宇文一把拉住,“温兄在给青岩治疗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,生怕影响他们,压低声音问道,“宇文,青岩是怎麽了?”

    “犀儿……”宇文神色有些慌张的看著我,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不舒服?我摇摇头,“就是头有一点晕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男人shenyin的声音忽然响起,我猛地回过头,温涯师父正定定的朝我望过来,他温柔的朝我笑了笑,毫不在意的擦掉了嘴角的血,但是脸色却有些灰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怎麽了?”我连忙起身过去,宇文扶著我一起走过来,青岩靠在师父的肩膀上,双眼紧紧的闭著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师父,青岩怎麽了,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已经帮他输了很多真气,呆会儿醒过来好好休息,应该没什麽危险。”师父拉过青岩的脉搏摸了摸,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脸色也不好看,没事吧。”我拉过师父的手,他的手指很凉,从没有过的凉,我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累不累?”师父摸摸我的脑袋,我心疼的抬手帮他擦著嘴角,“师父难受不难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师父说罢就看著宇文,“事不宜迟,我给青岩施针,你们带著他先离开,我去找玉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找到玉璧了?”我惊讶的看著师父,他点点头,“不是我,是我父亲,玉璧现在在阵法里面,时间太久了对你不好──犀儿,你已经开始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忆?”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师父,宇文从一边温柔的抱住我,看著师父,“别让犀儿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也是这麽想的,”师父边说著边从怀里取出银针包,上面还有血渍,看著像是青岩的那个。师父盘腿坐在了青岩身边,一边找著拿银针,一边说道,“原来总想著护著犀儿周全,可是到现在反而让她更担心,什麽事情都没个准备也不好。犀儿是个坚强的孩子,对不对?”温涯师父抬头朝我挑眉,难得的孩子气,我不由得笑了,拉著宇文的手对著师父说,“师父说的对,只要跟你们在一起,犀儿什麽都不怕。生亦何欢、死亦何忧?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不会死的。”师父凝神拿出针刺在青岩的百会x上,随後说,“我的父亲,也就是你看到的蒙面人用青岩一半的鲜血召来了仙鹤,取到了玉璧,这几天他用青岩的活血做引养著玉璧,用玉璧召唤你母亲的亡魂,用你的routi供养她的魂魄,等到四十九天以後,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375.借血换魂

    “活血……”我看著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的青岩,“用活血养是什麽意思……”宇文紧紧抱住我的肩膀,面露不忍之色,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一种简单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每天在他身上割九刀,撒上药粉让伤口不能愈合,时时刻刻都有活血流出,活血浸泡著玉璧……”师父又往他的神庭x刺入一根银针,额头的汗水缓缓滑落,沈声道,“今天是第三天,他的伤还不算太重,只是玉璧卝力蚀体,药粉又影响到了气脉,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,”我声音已经有些颤抖,“玉璧不是只有圣女的血才可以召唤吗?他怎麽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。当时在淬剑山庄我们都中了父亲下的药粉,青岩进屋子以後给我们吃了解毒的药,可惜要一天才能恢复内力。当时我们无法与父亲抗衡,只有青岩没事,他给我们留下了追踪的线索,设法跟著你们过来,我只想著他是名医,人又聪明能够先护你周全。父亲顾及你坏了我们的骨肉不会贸然下手,且他想要你的身体承载你母亲,这样卝狠的移魂方式应该不会使用,没想到他的血竟然……我们带回来青岩,但是没想到父亲把玉璧放在别处没能拿到,现在阿生已经查出地点,我去取一下。”师父捏著第三根银针缓缓的c入青岩的玉枕x,然後闭上眼睛休息,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漆黑的眼,看著宇文,“辛苦你了,阿离和大司命他们带兵在府外与父亲的人对峙,这边的出口没有其他人知道,不过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宇文点点头,拉著我站起来,我连忙挣脱他跑到师父身边跪下,“师父不要去,你现在身体也不舒服,反正青岩也救过来,你不要管那玉璧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”师父抬起胳膊有些吃力的摸著我的头发,“你的身体已经受到了影响,况且父亲看到移魂**有用更不会放过你,只要玉璧在他手里,你就要永远躲躲藏藏的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意!”我急切的说道,死死的抱著师父的脖子,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师父,满身血污、面容憔悴、就连说话都有气无力,几天前中了毒又长途跋涉赶来救我,为了就青岩又损耗了这麽多内力,偷玉璧是多麽危险的事情,看青岩现在的样子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意,”师父微笑著拍拍我的脸,“傻丫头,虎毒不食子,父亲再狠也不会对我下杀手,你且放心离开,我才能放开手脚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为了我……”我咬唇,师父被逐出御宗,又要与父亲反目成仇,这些都是因为我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为你,父亲他已经疯了。”师父嗓子有些发紧,咳了一声继续道,“你见到的两个蒙面人都是他。我父亲深爱你的母亲,当年却为御宗舍弃了她,害她死在了皇宫,这些年他一直耿耿於怀。眼见著,每一次闭关出来戾气就更重,直到我离开的时候──他的神志已经有些异常,就像你看到的,变成了不同的两个人,狠得更狠,深情的更深情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我有些不知道该怎麽说,师父说的话太过震撼,关於他的父亲,之前的一切终於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的父亲,是个可怜的人。”我轻轻的用袖子给师父擦著汗水,“我们带著青岩一起走吧,师父,我们一起到桃源去,再也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倒轻巧。”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从背後传来,我吓得汗毛倒竖,这个声音太熟悉了,是那个蒙面人,确切的说,是那个心狠手辣的蒙面人。

    “咳,父亲果然了得。”温涯师父握住我的手,我会意,扶著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子!”蒙面人眼中杀气一闪,宇文挥剑挡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宇文,没关系,他不会杀我。”师父拍拍宇文肩膀,拉著他往一边站了站,自己站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先杀了你试试!”蒙面人挥袖上前,师父一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TXT神仙肉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ltcb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